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夯土网!  登录  注册

Martin Rauch(马丁•劳奇):生土建筑界绕不过去的夯土高墙

时间:2019-06-11  来源:中国夯土网  作者:
奥地利建筑师Martin Rauch(马丁·劳奇)在全球生土界有着相当的话语权,他有着一套相当系统的夯土研究理论,在生土材料、工具和制作工艺上都相当精通老到,还在联合国担任生土专家,面向全世界进行交流和沟通。
马丁·劳奇
他曾经是一名陶器工匠。他去了非洲溜达一圈,便于土这个东西结下不解之缘。在过去的30年里,壤土,粘土和泥土这三个元素一直伴随着他的工作和研究。
   
壤土(Loam)、粘土(Clay)、泥土(Earth),这仨词即可涵盖马丁•劳奇过去30年的所有研究和工作。他出生于1958年,早期只不过是一个陶器工匠。后来几个月在非洲的志愿者经历使他接触到了最原始的“土建筑”

土建筑的逻辑是如此简单和有效。由于陶艺工匠对物理化学条件和材料效应的敏感性,马丁试图将粘土作为建筑材料,例如改善粘土混合物的成分,改进冲压工艺,探索复杂的模板形式,提高夯土墙的强度等等。

在他的建筑项目清单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小型房屋,大型公共建筑,纪念建筑,艺术设施,此外,还与哈佛大学设计学院、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联合开设建筑课程。探索土壤材料的施工潜力。他本人有着众多案例中,堪称经典的作品当属House Rauch,一座属于他自己的故乡夯土住宅。
夯土墙建筑
House  Rauch 住宅位于奥地利的施林斯,是马丁•劳奇的家乡,由马丁•劳奇和罗杰•博尔特肖泽共同完成。设计师想要完全用生态材料建造房子,所以通过对土壤的不断压制,形成了目前单石结构的整体结构。这座建筑物与陡峭的形状融合在一起,仿佛它是从陆地上长出来的。在夯土墙体上设置砖块,能够提高夯土墙体的强度,同时还能形成雨栅,从而削弱雨水的冲刷速度和强度。

 与古代夯土建筑相比,其造型目标清晰而尖锐。粘土砖在典型夯实土层之间的插入增强了建筑物表面的阴影纹理。在空间序列上彰显了一种继承和发展的关系,从原始古老到卓越现代。夯土的质地和肌理赋予了建筑物可以呼吸的皮肤。 整座建筑没有大面积的窗户,而是采用各种多样的采光方式来满足需求。

在马丁•劳奇参与的夯土公共建筑中,必须值得一提的是瑞士劳芬的里科拉•赫布中心(Ricola Herb Center),和瑞士设计团队Herzog&de Meuron共同完成了欧洲最大的壤土建筑:用固体夯实的土壤覆盖着一个100米的周长和11米高的工厂。
现代夯土墙
与传统的现场支模和人工施工工艺不同,该工程的土工构件是从附近工厂预制而成,以满足施工精度和施工效率的要求。这个项目持续了16个月。所使用的原材料均来自当地附近的采石场以及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