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夯土网!  登录  注册

夯土墙设计: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时间:2019-11-28  来源:中国夯土网  作者: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句话,早见于鲁迅先生的《且介亭杂文集》。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单以建筑为例,就让我们获得了世界更多目光的关注, 悠久的土木(夯土墙、木结构)传统,充满历史沧桑感的古建遗址,独特的人文风情,吸引着国际友人。
夯土墙公司
在建筑领域,最耀眼的一位是王澍,成名于建筑设计,作为代表国内的顶尖建筑教育家和设计师,更富文人情怀。他的设计以自然文化风见长,汲取山水画的特长,融入传统文化以及土木元素如夯土墙、砖瓦、石材、木头等,若一股清流,沁润着商业风习浓郁的建筑圈。

王澍在国内特色鲜明,在国际上也独树一帜。与众多六十多岁甚至七八十岁,才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建筑师不同,如1979年首届得主菲利普•约翰逊73岁,1983年得主贝聿铭66岁,1999年英国得主诺曼•福斯特64岁,2009年得主瑞士彼得•祖索尔66岁,2019年得主日本的矶崎新88岁,生于1963年擅用夯土墙的王澍在2012年获奖时仅49岁。

这似乎预示着王澍在今后作品的丰富性上仍有较大提升空间,以适应奖项本身的光环和指向的高度。时至今日,王澍的作品仍不算多,能数上来的十多个经典案例,不外乌镇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文村、水岸山居、宁波博物馆、宁波美术馆、南宋御街、文正学院图书馆等,这之中与夯土墙设计密切相关的当数文村改造和中国美院的水岸山居。
中国夯土墙
为什么是49岁获奖?要知道,这个年岁在正统大师眼中,尚属建筑界起早贪黑的实习好青年。但重新回味王澍在山上修炼(接受专业科班训练)时的点滴轶事,会发现他一直就是独立特行的现象级存在,他以狂放不羁的方式令学院派授业恩师大跌眼镜,他用别人看不懂的暗黑思想写文章,硕士毕业论文《死屋手记》前所未有地批判了整个建筑学界,学位委员为认为其“过于狂妄”,在当年并未授予其学位,直到一年后重新答辩,才得以通过。

从1988年毕业至此后十年,他的思路依然天马行空,也依旧故我。不同的是,社会实践的磨砺,让他的设计思想越发成熟,也更显沉稳。1997年34岁,他与妻子成立了业余建筑工作室,也许仍是源于“破”而未“立”的不自信,在文章中他对“业余的建筑观”如此阐述到:“强调自由比准则有更高的价值,并且乐于见到由于对信用扫地的权威的质疑所带来的一点小小的混乱。”
夯土墙纹理 
正是这“一点小小的混乱”,宣告着王澍时代的到来,他开始真正形成属于自己的建筑理论、思想体系与独具特色的艺术叙述语言。当同时代大多数设计师都在愈演愈烈地过于注重概念和表现形式的设计,他却从土生土长的民族建筑切入,采用夯土墙、瓦片等生态建材展开筑造,由此与浮躁的设计倾向分道扬镳,与真实的建筑传统正式建立起强有力的联系,终于使作品能够逐渐超越争论,并演化成扎根于其历史背景,永不过时甚至具世界性的建筑。
相关推荐